水边的树

在一个双休的下午,一个朋友邀请我喝茶。

我漫步到我安排的茶馆。

因为主题是休闲,所以我不急着走,路脚下的路并不是直向主题的线,而是只选择优雅的风景,寓意深刻的路。

我沿着江北小镇环河的长堤上的砾石小路走着。

在绿、胖、红、瘦的季节,长长的堤道带着绿色,清澈的水伴随着它。然而,夏风的实力并不霸道。没有过去的炎热和潮湿,这将是令人愉快的。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连接一环路和二环路的河中央。河中央有一个小植物园,由一座白色大理石石拱桥连接起来。

站在石拱桥的顶端,我张开双臂,就像是在桥两边长长的堤道上扛着丝绸一样的柳树,可以自由地跳舞。

绿色的波浪在桥下拥抱,鱼虾嬉戏。

再看看,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三三两两地来钓鱼的人,猜想他们也可能成为了他们忽略的风景,心中有些自豪。

走下桥,在植物园的岸边观看各种各样的石头展示。刘茵无处不在。

我想坐在这里发呆是一种享受,比如瓦尔登湖的梭罗,他有一段时间没有被打扰。

走到刘茵的深处。

我被眼前一棵树的姿态吸引住了。我看到它的根深深地埋在岸边的岩石中。整个树冠都延伸到了水中,一些树枝已经伸入水中。

它错落有致,光滑舒展的树枝,曾经让我想起童年的记忆。

我记得在我的家乡有许多水边的树。我从来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它一直是我年轻时最喜欢的。

它有一个整洁的树干和一个又宽又密的树冠,最适合我们淘气的孩子在上面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我们扮演“老鼠”的角色,从一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从一根树枝跳到另一根树枝,一个蒙着眼睛伪装成“猫”的小伙伴正摸着树干漫无目的地追逐着,激动和快乐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有时,被“猫”追逐,它们无路可逃,只能悄悄地逃到靠近水面的树枝上。他们用双手抓住树枝,把臀部几乎贴在水面上。他们只是挂在空,晃来晃去,既害怕又兴奋。

我记得有一次,两个顽皮的小朋友发出顽皮的声音,并吸引了“猫”去抓他们。当它们靠近树梢时,它们太重了,以至于它们轰隆一声掉进了树下的水里,离水不远的水牛跳出了水面。

然而,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农村的大多数孩子都知道如何用水,他们只是猛地跳出水面,却在一次成功的恶作剧后让树上的“老鼠”大笑起来。

我们更喜欢这棵树的是,这棵树上没有可怕的毛虫,只有一种叫做“黄金爬行”的小甲壳类昆虫。我们抓住它,把一根小树枝插在它背上的两只甲壳动物之间,它就会张开翅膀使劲拍打,就像一个天然的小风扇。

我靠在我家乡水边的树上,陶醉在童年的快乐中。我忍不住笑了。

不久前,当我把父亲的骨灰送回家乡时,我又去了池塘。

向父亲告别并带着儿子是为了向孩子们展示父亲真实快乐的童年,以及祖父母年轻时的辛勤工作。

然而,令我和我儿子失望的是,在荒凉的杂草和废墟中,水边的树不见了。甚至树旁的池塘也几乎无法分辨。里面装满了垃圾,我记忆中绿色清澈的水不见了。

我忍不住用眼角哭泣。我儿子困惑地问我:“爸爸,你为什么哭?”?我说,爸爸想念爷爷。

我儿子也悲伤地小声说:“我也想爷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