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的中国人去农村怎么样?

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回答了一个热门话题:一半的中国人应该在农村做什么?CPPCC国家委员会委员兼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最清楚50%意味着什么。

今天上午,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了这一数字:2011年,中国城市化率首次超过50%,这是中国社会结构的历史性变化。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一半的人口,一个农业大国,已经进入城市。

在今天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张桃林副部长用钢笔在政府工作报告上做了大量标记。

他指出,2011年,中国农民工总数为2.53亿人,比上年增长4.4%,其中农民工1.59亿人。

他在报告中做了一个简单的减法,计算出9400万农民留在家里谋生,但离开了土地。

他说,对农村地区而言,城市化速度的提高意味着留在土地上直接从事农业的人数减少,特别是年轻人,导致空在农村地区筑巢。

今天,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到,应该关心留守儿童、妇女和老人。

张桃林说,由移民工人造成的大规模人口流动已经导致整个国家花在道路上的高成本。

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调整经济结构,优化区域布局,促进城乡一体化。

城市仍然像磁铁一样把人口从土地上吸走,但是张桃林并不担心农村劳动力的缺乏。

他说中国人口多,人口少,所以很多人挤在有限的土地上。虽然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数很少,但总数仍然足够。

重要的是提高农村劳动力的素质和结构,培养新型农民,这是发展现代农业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基础工作。

还必须通过适当的土地转让形成大规模、集约和标准化的现代农业,以提高农业生产力。

当一些农民告别土地时,他们的情绪是复杂的。

记者向张桃林讲述了他在一些农村地区的所见所闻:劳动力迁移导致了空个巢家庭;农村地区公共安全和生态环境的恶化给人的印象是传统村庄正在衰落。在其他地方,特别是在城市郊区,农民的土地被城市吞噬,导致农民被送上楼的现象。

副部长坦率地承认,他收到了关于农民被送上楼的报告。

他说,这并不排除一些地方渴望快速成功、即时利益和形象项目的结果。

这既不是主流,也不符合国家政策。

张桃林说,土地转让和村庄改造没有错。

但是,在规划时,政府应该遵循保护农民权益、尊重农民意愿、有利于现代农业发展的基本原则。只有这样,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才能真正同步推进。

他说,无论如何进行改革和创新,农民的利益都应该得到保护,他们的愿望应该得到尊重,这样他们才能分享改革和发展的成果。

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入分配权是依法赋予农民的财产权,任何人不得侵犯。

对此,张桃林说,鉴于发展中的一些新现象,这种强调是必要的。

他呼吁关注那些在农村地区有户籍但远离他们的青少年。

他在农村注册,但他很小就离开了农村,甚至没有出生在农村。他对农村的理解与老一辈农民工在情感、吸引力、视野和期望方面有所不同。

他们的教育和对社会的理解也不同。

我认为社会必须深刻理解他们,关心他们。我们应该注意他们的期望。

2011年,中国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实际增长率为1985年以来最高,连续两年高于城市居民。

对此,张桃林表示,农民收入基数低。虽然增长率很快,但总量仍然很低,城乡差距仍然很大。

对国家来说,一项主要任务是缩小城乡差距。

针对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争议,这位学术官员表示,转基因农产品的开发应当依法进行,应当尊重科学,积极稳妥地推进。

我们必须确保人民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转基因食品市场应该是可追溯的、可标记的和可控制的。

我国对食品安全严格谨慎,一切都以国家食品安全和人民福祉为基础。

在转基因食品问题上,应加强科普工作。

他说他不怕转基因食品。

只有通过改革和创新,经济才能发展,社会才能进步。

张桃林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全面推进改革、解决发展问题的建议非常有针对性,也向每个人发出了信息。

改革不能停止,改革必须有勇气。你必须有勇气面对各种困难、矛盾,甚至利益格局的调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