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流量奖金用完时,英美烟草公司押注于“新净红色”的深度

消费互联网的人口红利造就了一批消费互联网巨头——百度的搜索、阿里的电子商务和腾讯的社交网络,它们在各自的领域都在迅速发展。

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以英美烟草(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宣布,以流量红利为主导的互联网上半年已经进入关闭阶段,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年。

百度、阿里和腾讯是中国消费互联网的三大巨头,李彦宏、马云和马云花藤是领军人物。

图片来源:中国商务部在视觉中国(vision china)本月10日发布的春节消费数据显示,中国消费升级趋势仍在继续,网上消费、定制消费、体验消费和智能消费等新兴消费成为亮点。

在过去的十年或二十年里,消费互联网的人口红利造就了一批消费互联网巨头——百度的搜索、阿里的电子商务和腾讯的社交网络,它们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了快速的进步。

现在互联网已经到了一个关键阶段: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自1987年以来,中国的出生人数进入下降周期(当年的出生人数约为2590万)。2018年,出生总人数仅为1523万,比2017年减少200万,出生率为10.94‰。

根据未来生育政策的力度,中国人口将在2024-2031年左右达到峰值。

人口红利的消失也意味着基于交通的企业正面临一个上限。

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以英美烟草(BAT)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宣布,以流量红利为主导的上半年互联网已经进入关闭阶段,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年。

那么,下半年互联网发展的驱动力是什么?英美烟草和其他互联网巨头在下半年开创了解决互联网问题的道路——腾讯进行了第三次组织重组,转而拥抱工业互联网。阿里巴巴推出“商业操作系统”战略,阿里云工程师在车间编写代码,支持新制造;百度的李彦宏将互联网的下一步行动押在人工智能上,百度进一步明确了从“全人工智能”到“人工智能任务”的策略。

波士顿咨询集团(BBG)、阿里研究所和百度发展研究中心今年1月联合发布的《中国经济白皮书2.0》指出,现阶段中国消费的特点是线上和线下消费渠道全面整合,消费行为高度数字化,创新模式不断涌现。

在这种背景下,消费者互联网的前端应用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正在拉动数字协作价值链上的后端生产。

前端积累的海量消费数据和自行开发的数字工具的应用,将使互联网企业能够更好地扶持传统垂直行业,推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工业互联网”已成为大量互联网老板口中的高频词,并迅速成为行业中的“新互联网红”。

对于工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概念之间的关系有不同的看法。但国际英语是工业互联网,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工业互联网,即互联网服务于各种行业,包括制造业或工业、金融、零售、医疗、交通、城市管理、政府服务等。

简而言之,如果消费者互联网的焦点是在C端,那么工业互联网就瞄准了B端。

由于消费者互联网趋向于“现金紧张”,英美烟草公司的人们对“新网红”的下一波“钱景”寄予厚望。

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认为,下半年的竞争应该完全融入互联网和数字世界。关键在于如何通过消费方更好地推动供给方改革。

图片来源:从视觉中国的新零售到新制造,阿里不想只靠“砍手”赚钱。阿里将于2019年初推出“商业操作系统”。

背后的逻辑非常清楚:过去靠“砍手”赚钱的模式远远不够,未来的增长点应该在企业市场。

“经过20年的发展,阿里巴巴集团已经沉淀出一个全方位的数字商务系统,可以支持企业建立系统的数字商务能力,全面走向新的零售。

“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过去一年中多次提到,数字经济正在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并将成为推动企业转型和业务转型的关键解决方案。

张勇认为,他们在过去十年中与互联网的拥抱是“唯一的物理接触”,因为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绝大多数应用都发生在销售端、营销端和消费者端。下半年的竞争应该完全融入互联网和数字世界。关键在于如何通过消费端更好地推动供给端改革。

阿里接下来想做的是利用阿里巴巴的商业系统能力、阿里巴巴的技术系统能力和阿里巴巴的组织系统能力,帮助企业走向全面的供需平衡,实现组织支持和技术支持的整体整合。

基于商业操作系统,阿里巴巴还宣布了“A100计划”(A100 Plan),帮助企业实现跨越阿里度生态系统的数字化转型。

包括品牌、商品、销售、营销、渠道、制造、服务、金融、物流供应链、组织、信息管理系统等企业运营中的11大业务要素,将通过阿里巴巴的业务操作系统实现先在线后全数字化。

例如,去年8月,星巴克和阿里巴巴之间的战略合作是A100计划的第一次积极尝试。

延伸到产业链后端的数字授权更多地反映在生产和制造领域。

以天猫新产品创新中心(Tmall New Product Innovation Center)为例,该中心通过分析其前端积累的6亿消费者的全渠道消费数据,运用数字研究工具,数字化地为合作制造商的后端生产注入活力,使后端生产企业能够更准确地设计和孵化新产品,缩短上市周期,同时通过灵活的供应链更高效地加快产品迭代速度。

同时,阿里云的工程师甚至成为第一批离开工厂的互联网工程师。

为了了解每一个工艺流程,他们走进生产车间,了解真正的工业生产和制造现场,与工人面对面交流,在车间里编写代码,为工厂安装数据大脑,利用云和智能技术为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添一把火”。

近年来,阿里云还凭借其在公共云领域的品牌潜力和强大的业务推广能力,推出了一系列人工智能项目,如ET Industrial Brain、ET City Brain和ET Medical Brain,帮助政府和企业转型升级。

对于腾讯来说,未来20年,马化腾表示市场机会正在转向工业互联网。

图片来源:腾讯在视觉中国的“B计划”和“鹅厂”负责人马花藤已经出现了将近半年,几乎可以肯定是在谈论工业互联网。

去年10月23日,马花藤在智湖问了一个问题:“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将影响互联网技术产业?工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融合与创新将会带来什么变化?”仅在几天内,它就吸引了3000多条回复,吸引了近10万人的关注。

马花藤对智湖问答的截图在业内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大约一周后,花藤写了一封公开信,宣布腾讯从消费者互联网转向工业互联网。

马花藤在信中指出,腾讯1998年成立至今已有20年,而互联网行业已经到了流量红利即将结束的阶段,爆炸性的用户增长正在放缓,“互联网+”正进入“下半年”。

对于腾讯来说,未来20年,马化腾表示市场机会正在转向工业互联网。“没有工业互联网支持的消费互联网将只是空中的一座城堡。

“在此之前,腾讯已经进行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三次重大业务重组:在原有七大业务集团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和整合,成立两大业务集团,取消三大业务集团,并将其转变为六大新业务集团。

保留了CDG、IEG、泰格和西格四大业务集团,并正式成立了中广核和PCG两个新的业务集团。

腾讯从低端到低端采用自下而上的模式进入工业互联网。它希望依靠微信及其生态小程序、公开号码和其他工具来帮助实体经济数字化升级。

对于腾讯来说,它拥有最多的C端用户,选择最大化其优势的路径是很自然的,这也离不开马云花藤的“产品经理”风格。

其中,腾迅云作为腾讯技术能力的出口,也是整个腾讯公司过去20年的技术积累。

腾迅云副主席在第一届腾迅云+社区开发者大会上介绍说,腾迅云将整合自身的技术和生态资源,构建一个全方位的开发者服务系统,帮助人工智能、物联网、小应用程序和云本土的开发者快速成长。

继高调呼吁“全人工智能”全面进入人工智能后,百度的下一个计划是“全人工智能”(AItoB)。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的百度:去年12月18日将所有信息发送给AItoB。继腾讯和阿里宣布企业结构重组后,百度也紧随其后,宣布整合技术体系结构,涉及两大变革: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业务集团(ACG),同时托管人工智能toB业务和云业务。搜索公司和各种业务集团的运营和维护、基础设施和集团级共享平台被集成到基础技术系统(TG)中。

继高调呼吁“全人工智能”全面进入人工智能后,百度的下一个计划是“全人工智能”(AItoB)。

百度的ToB业务与人工智能密切相关。

对此,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Robin Li)表示,结构调整是为了加快人工智能与行业的融合,促进行业智能化。

利用百度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方面的技术优势,专注于关键领域,为百度打造新的增长引擎。

李彦宏此前曾公开表示,移动互联网作为互联网的第二项举措,花费的时间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少。仅仅五六年,未来通过移动互联网诞生新的商业模式或创新互联网公司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他认为互联网的下一个场景是人工智能时代,而ToB的能力是进入市场的关键。

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战略已经形成了由百度云、阿波罗和杜罗斯主导的“三驾马车”战略。

事实上,百度早就对工业互联网表现出兴趣,并率先发布了AItoB平台。百度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来扭转局面。

以阿波罗为例。在今年1月的美国消费电子展上,百度首次发布了智能驾驶的商业解决方案——阿波罗企业版(ApolloEnterprise),并宣布已经与福特、魏玛、长城等制造商达成合作。

百都匀的业务也正在走向垂直和落地。

为了赢得B端客户,百度先后推出了中航堆栈(ABC-STACK)、中航一体机和更完整的“端云集成”解决方案。

互联网下半年的序幕拉开了,英美烟草开始了新十年跨越式发展的布局。工业互联网是否是下一个出口可能需要时间来验证。

然而,在商业价值链中,互联网有其独特的价值,但也有其不可避免的局限性,这是毋庸置疑的。

消耗互联网颠覆所有行业的“上帝之手”的魔力正在逐渐减弱。

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福布斯中国-END-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果你需要重印,你可以在后台回复“重印”来自动获取具体方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