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改革与人口流动的尴尬

在这个世界上,户籍制度是中国独特的人口管理制度。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户籍制度一直是社会鄙视链、城乡隔阂和家庭冲突的症结所在。

户籍制度是中国自己的人口管理方式。

资料来源:视觉中国。

一本城市户口薄的目标是,有多少农民工进城,中西部有多少年轻人梦想在北京和上海拥有户口。

因为户籍,许多人不能享受最好的教育和医疗资源。因为户籍制度,许多人被阻挡在城市的繁荣之外。

北京的蜗居展现了血、汗、泪的现实。上海的“72户”现象给上海带来了许多梦想家。

中国人口超过13亿,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管理如此庞大的人口没有什么值得学习的。

户籍制度是中国自己的人口管理方式。

回顾历史,户籍制度正在不断修订。

今天,户籍制度改革仍在进行中。

然而,正如世界上没有永久的凯撒一样,户籍制度是时候从历史舞台上退下来了。

国家发展改革委近日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是户籍制度改革的又一项重大举措。

根据文件内容,“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以前取消城镇常住人口不足100万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定居限制的基础上,城镇常住人口在100万至300万的二类大城市应完全取消定居限制;一类主要城市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至500万之间,应全面放开和放宽定居条件,完全取消对重点人群定居的限制。

“从改革思路来看,户籍改革正在向废除户籍制度的方向转变,户籍概念正在城市群中自下而上慢慢淡出历史舞台。

小城市将不再有户籍限制,大城市将不再对人才实行户籍管理,地区人口之间的“柏林墙”正在倒塌。

表面上看,许多地方似乎在“抢劫人民”,但实际上他们是在转移人口。

北京和上海是中国最繁荣的两个城市,但仍在严格执行人口控制和控制战略,居民人口上限分别为2300万和2500万。其他中心城市也是人口流入的次要目标。

毕竟,只有几个大城市和中心城市。在全国2000多个县城中,有100多个一线、二线、三线城市。

大多数城市都面临着人口流失的危机。

根据恒大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人口迁移:3000个县的全景展示》报告,东部地区人口外流面积从2001-2010年的285个增加到2011-2016年的343个,占比58.6%至70.6%。中部地区人口外流区的数量从2001-2010年的380个增加到2011-2016年的399个,占69.5%至72.9%。西部地区人口外流区的数量从2001-2010年的584个增加到2011-2016年的652个,占67.2%至75.0%。东北地区人口外流区数量从2001-2010年的122个增加到2011-2016年的163个,占总人口的93.7%,而2011-2016年为70.1%。

大部分大都市县总人口净流出的数据来源:俗话说,地方统计局和恒大研究院“人多势众,水少势众”

“对高质量生活的渴望促使人们有能力集中精力在大城市。

长期以来,大城市变得越来越臃肿,中小城市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困难。

为了改变这种不正常的人口分布,宏观调控水平也做出了相应的对策。

熊安新区、长三角经济区、粤港澳、即将到来的成渝新区等区域经济规划的内在逻辑是依靠大城市和中心城市的辐射效应,通过卫星城市的发展带动周边城市的发展,分散中心城市的人口流动。

因此,大城市和中心城市在现阶段仍然需要控制人口,以防止城市人口继续扩张。中小城市将逐步取消户籍限制,以吸引人口重新获得发展势头。

然而,事情真的会这么顺利吗?人口流动以城市生活为目标,城市生活以食物、衣服、住房、交通和医疗服务为基础。

暂且撇开中小城市医疗资源的稀缺不谈,“生活”这个词可能会让一个人不知所措。

各级城市土地市场交易量数据来源:中信证券数据证明,房地产开发商比普通人更有“先见之明”,为了满足人口分流的红利,他们开始提前布局二三线城市。

房地产开发商的活动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房价上涨。

从2017年开始,房地产监管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严格的监管政策。到2019年,这一轮房地产监管已经达到拐点。

从去年下半年山东省菏泽市解禁到今年“一市一策”的提出,房地产调控显然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了。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显示,虽然一线城市的房价得到了控制,但大多数二线和三线城市的房价都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可以预测,政策引导的人口回归将面临高房价的障碍。

高房价泡沫将抑制流动人口,无固定住所的居住环境是稳定该地区人口的负面影响因素。

在这种情况下,流动人口很可能会接受另一轮质量检查。

经过层层质量筛选后,人口分布可能会在数量上得到平衡,但从人口质量上来看会有明显的结构性分层。

人口分层差异将导致新的社会矛盾。

完全依靠市场导向的适者生存机制来调节人口的结果是,阶层分化日益明显,不利于社会稳定。

因此,如果仅仅取消户籍制度而没有配套的平衡措施,人口分布问题就只能从数量分布问题转变为质量分布问题。

如果解决一个问题的成本是导致一个新的问题,那么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没有意义的。

与此同时,由于人口素质分布的差异,在先进带发展后,不可能出现城市不止一次开花的理想局面。

富裕的城市更富裕,贫穷的城市更贫穷。区域差异只变成了多层次的差异。地区差异将继续增加。

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福布斯中国-END-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如果你需要重印,你可以在后台回复“重印”来自动获取具体方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