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间蒸发了一百亿美元!卡住苹果和华为的主导巨头,坠入神圣的世界

流氓并不可怕,他们害怕自己有文化。

上周,高通公司的反垄断案终于得出了最终结论。美国法院一审判决,高通公司败诉。

法院认为高通违反了反垄断法,其武断的做法扼杀了芯片市场的竞争,损害了竞争对手、设备制造商和最终消费者的利益。

消息传出后,舆论一片哗然,这一决定产生了巨大影响,迅速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场龙卷风,高通股价下跌近11%,市值接近一百亿美元。

当时,众多企业纷纷鼓掌。当高通真的陷入困境时,各方都称赞它。

世界已经遭受了很长时间的苦难。

支付技术使用费是很自然的事,但与其他企业不同,高通公司不收取使用费,而是收取“税”。

是的,你是对的,这是“税”。

高通公司不按芯片数量收费,而是按手机销售额的3%-5%收费,这相当于每部手机向高通公司缴纳3%-5%的税款,俗称高通税(Qualcomm Tax)。

换句话说,一部1000元和一部5000元的手机,虽然所用的芯片可能是一样的,额外的价值与高通公司无关,但仍然需要支付高通公司额外的150-250元费用。

尽管许多企业对此极为不满,但这是唯一别无选择只能让步的企业,就连苹果、三星和华为也不例外。

在手机行业,真正的大爷不是苹果,而是高通。

可怕的高通公司于1985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成立。起初,高通公司只为无线通信行业提供项目研发服务,这并不十分受欢迎。

1989年,电信行业协会批准了一项名为时分多址(时分多址)的技术,但没有引起行业的注意。

当时,全球移动通信技术很受欢迎,并在1G时代得到广泛应用。它得到了诺基亚和爱立信等电信巨头的大力支持。它已经是世界通用的标准。

然而,高通公司不喜欢GSM技术。相反,高通公司对时分多址技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它甚至认为这将是未来,并开始挑战世界标准。在三个月内,它为无线和数据产品开发了码分多址技术。

起初,码分多址技术没有前途。高通公司已经休眠多年。特别是在1994年,摩托罗拉在香港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码分多址网络。效果非常差,人们甚至疯狂地质疑它。

1996年,高通公司终于说服美国最大的电信公司威瑞森(Verizon)采用码分多址网络,使码分多址成为美国的通用移动网络。直到那时,高通公司才最终站稳脚跟。

此后,日本和韩国相继效仿。2002年,中国联通将码分多址技术引入中国,高通开始走向世界。

2007年,苹果的第一部iphone问世,谷歌的安卓崛起,移动网络从2G转向3G,智能手机时代到来。无线码分多址、电动汽车和时分同步码分多址成为3G标准,而高通公司拥有这些技术的核心专利。

换句话说,任何使用3G技术的手机企业都必须向高通支付版税。

与此同时,高通还推出了基于码分多址技术的小龙芯片,该芯片积累了多年的技术,并将其集中在钉子大小的芯片上,震动了全球手机制造商。

卓越的技术,加上多年的积累,使高通公司瞬间处于全球手机行业食物链的顶端,许多企业不得不跟随高通公司的脚步。

尽管所有企业都对高通过高的版税不满,但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2017年,魅族拒绝使用高通芯片,转而使用台湾联发科技(联发科技)的芯片,这看起来很艰难,但市场没有购买。魅族Pro7问世后,销量迅速跌至谷底,成为国内手机跳水之王。

此后,没有企业敢挑战“高通税”。

专利流氓,席卷全球有人说,既然高通如此嚣张,为什么不绕过高通,开发新的技术标准。凭借苹果、三星和华为的优势,它还能被一种技术阻挡吗?然而,最麻烦的是它不能被绕过。

例如,码分多址作为一种信息处理方法,不能申请专利,但是根据专利法,只要应用于设备终端的解决方案,就可以申请专利。

为此,高通公司不仅申请了当时通用解决方案的专利,还申请了所有可用于码分多址技术的解决方案的专利,甚至是那些可以想象的解决方案的专利。

换句话说,无论谁想使用码分多址,他们都无法绕过高通的专利,必须顺从地缴纳“高通税”(Qualcomm Tax)。

有些人想知道为什么高通现在仍然如此专横,因为现在是4G时代和英特尔的LTE标准。3G时代的码分多址已经成为过去。

事实上,许多手机制造商曾经很兴奋,认为高通的时代即将结束。

然而,消费者不会购买它。人们特别喜欢中国网通的手机,也就是说,即使你是4G,你也必须兼容高通的2G和3G,也就是说,你必须向高通支付版税。

在芯片领域,高通收取手机销售额的3%至5%,这导致许多手机制造商抱怨,但别无选择。

不仅如此,高通还利用其垄断地位打击其竞争对手。必须使用高通小龙芯片。即使有,也不允许卖给第三方。否则,它不会授权码分多址专利给你,使你无法融入手机行业。

即使是为了盈利,高通公司仍然拥有专利并收取两次费用。例如,要购买高通码分多址基带芯片,必须先购买码分多址专利许可证,然后再购买基于码分多址的芯片,这相当于对一个专利收取两次费用。

苹果对此举非常不满,并数次通知高高向法院起诉,但最终不得不以高价与高通达成和解。

当时,专利流氓在手机行业猖獗,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大量的投诉。

结论是一流企业制定标准,二流企业制造品牌,三流企业销售技术,四流企业制造产品。

谁能掌握标准,不仅意味着获得市场门票,还意味着成为整个行业的定义者。

世界上最大的权力不是王权,也不是分配资源的权利,而是定义的权利。

谁能控制定义权,谁就能控制整个行业的生死。

高通凭借其对码分多址技术的最初贡献和在芯片领域的主导地位,已经掌握了整个手机行业的命脉,使其比苹果和三星更强大,不得不纷纷低头。

美国如此急于打击华为的最根本原因是,华为在5G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已经赋予了它定义整个通信行业的权利。一旦华为的技术成为5G的通用标准,在未来,几乎所有企业都将不得不向华为支付版税,这恐怕是美国永远不愿看到的。

然而,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人能永远站在时代的顶峰。

高通公司通过其对码分多址和芯片技术的垄断,在世界各地横行霸道,引起了其一个合作伙伴的抱怨。

虽然在短期内,人们别无选择,只能向它低头,但恐怕不会持续太久,甚至可能敲响高通的丧钟。

起初,当甲骨文垄断数据库时,人们质疑它。创始人拉里·埃里森自豪地说,竞争对手没有理由喜欢我们,但他们仍然会付钱给我们。

现在,随着云计算的兴起,亚马逊、微软和阿里等公司不仅放弃了甲骨文的数据库,甚至转向与甲骨文竞争。甲骨文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日益缩小,甚至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此时,拉里·埃里森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拥有当年的傲慢。

作为警告,高通现在和甲骨文一样强大。

未来,不清楚高通是否会像甲骨文一样逐渐衰落。

然而,世界正在改变。过度压榨合作伙伴,攫取不属于自己的利益,不仅会损害整个行业,还会引起各方的强烈抵制。

到时候,被挤压的竞争对手会一个接一个地抵制,开发有竞争力的产品。如果你粗心大意,你可能会被时代淘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