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孙国峰:面对内外挑战,中国的货币政策应该是充分的空

5月30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主题为“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促进经济优质发展”的“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论坛在北京展览馆举行。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主任孙国峰出席论坛并发表讲话。

他说,随着供应方面结构改革的深化,整体经济运行稳定,韧性不断增强。新旧动能的转换加快了。宏观杠杆率保持稳定,金融风险趋于趋同。然而,也存在一些结构和体制问题。经济的内生增长势头需要进一步加强。

面对这些内外挑战,货币政策对策空是充分的,货币政策工具箱是丰富的。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的变化及时调整和微调,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充分利用和创新中国特色的货币政策工具箱,疏通政策传导机制。

以下是演讲的真实记录:亲爱的客人们,大家下午好。我很高兴参加这次金融街头论坛。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中指出,要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结构改革。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深化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促进高质量的经济发展。这是非常有意义和及时的。下面,我想谈谈优化货币政策调控、防范和化解风险、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些想法。

金融的重要性体现在为实体经济服务上,实体经济是基础,也是重中之重。深化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应该为实体经济和人民生活服务。货币政策调控应以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为主线,抓住改善金融服务和防范金融风险的关键点,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促进经济优质发展。

首先,货币政策应为供应方结构改革和高质量经济发展创造合适的货币和金融环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应适度收紧,广义货币M2的增长率和社会融资规模应与国内生产总值和名义增长率相匹配,以更好地在合理范围内满足经济运行的需要。

与往年相比,这一提法首次将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联系起来,为我们判断稳健的货币政策是否适度紧缩提供了一个尺度。

稳健货币政策的力度是否合适,主要取决于货币条件是否符合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价格稳定的要求。应保持宏观杠杆率的整体稳定性,优化结构。这不仅可以防止宏观杠杆率因宽松的货币政策而过快上升,还可以防止新债务的过度膨胀和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货币政策信贷紧缩、全社会信贷紧缩以及金融存量债务支付的巨大压力。

长期以来,在相对较高的储蓄水平和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结构下,住房货币化和金融深化,以及对出口和投资的依赖等。,中国的M2增长率往往高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经济增长趋向放缓,住房货币化、储蓄结构和融资结构等结构性因素也在发生变化。

相对较慢的货币增长率可以满足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范围内的需要。

同时,货币政策也运用市场化手段,通过建立更多的激励相容机制,调动银行的积极性,提高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意愿、能力和效率。

在稳定总量的基础上,加大结构优化力度。具体而言,自去年以来,我们主要关注缓解银行货币创造面临的资本流动性利率的三大约束。

在信用货币体系下,银行是货币创造的主体和货币政策传导的中心。与企业、居民和政府部门存在预算约束的情况不同,银行通过贷款创造存款,即货币、资产和负债同时增加并自我平衡。理论上,没有预算限制。银行资产的规模可以无限扩大以创造货币。

然而,为了维持宏观经济平衡和金融机构的稳定运行,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也对资本、流动性和利率有限制。

2018年,为应对社会信贷紧缩的压力,中国人民银行着力缓解银行信贷供给的三大约束,通过市场化手段调动银行信贷投放的积极性。

第一,通过减少允许的中期贷款设施和建立有针对性的中期贷款设施,增加中长期流动性供应,以保持市场经济的稳定运行,缓解流动性约束。

二是以可持续债务为切入点,推动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补充资本,增强贷款能力,并创建央行工具互换工具,促进可持续债务的发行,缓解资本约束。

三是更加重视价格信号及其传导,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研究和促进利率两条轨道的逐步融合,缓解利率约束。

总的来说,这些措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银行作为货币创造中心的作用已经发挥出来。政策传递不断完善。它促进了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的稳定增长,避免了金融和实体经济的竞争性收缩。

二是在保持总量稳定的基础上,中国人民银行大力创新和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疏通政策传导机制,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坚持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基本要求和市场化原则,结合中国国情,探索创新符合中国实际的货币政策工具,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货币政策工具箱。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创新和应用是一个重要体现。

应该指出,货币政策的总体功能和结构功能是不可分割的。

总功能是结构功能的前提。只有通过管理总量,我们才能在不改变结构的情况下提供良好的货币和金融环境。如果总量不能控制,结构的变形就会固化。

调整结构有利于提高宏观资本使用效率,激活资本周转,更好地发挥现有货币的作用,减少对新货币的需求,控制总量。

与此同时,结构性指导行之有效,信贷资源也可以流向要求更高、更有活力的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发挥金融资源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改善社会福祉,实现更好的总量控制效果。

在过去两年里,我们采取了更多的结构性支持措施。通过设计激励相容机制,有效引导金融机构行为,加强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特别是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国家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金融支持。

例如,通过有针对性的下放工具,加强相应的评估,引导下放资金到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包容性领域,实现精准滴灌,通过再融资、再贴现等工具准确有效地支持农业、农村和农民,支持扶贫和扶持小微企业。

去年12月,我们还创建了一个有针对性的中期贷款工具——TMLF工具,为金融机构提供长期流动性,以优惠利率支持私营和小型微型企业。经营规模与金融机构、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贷款挂钩,以先贷后贷的还款制度形式发挥积极的激励作用。

除信贷工具外,中国人民银行还为民营企业创造了债务融资支持工具,并研究了为民营企业建立股权融资支持工具,以三支箭支持民营企业融资。

这些工具在考虑总量的同时更加注重结构指导。他们关注的是信贷结构优化的瓶颈问题、转型融资困难和融资昂贵。它们在引导金融流动的水流向中国经济中最具活力的部分方面更加准确和有效。它们有助于增强经济内生增长势头,更好地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高质量发展。

实践证明,中国特色的货币政策工具是有效的。金融机构大幅增加了对私营小微企业的支持,融资成本也有所下降。这给经济带来了下行压力,并经受住了外部冲击的考验。

在货币政策发挥作用的同时,我们注重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税收政策和监管政策的结合,强化预期导向作用,加强与市场的沟通,及时回应市场关注的焦点,提高中央银行的公信力。这些都是为了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更好地支撑实体经济。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要进一步深化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通过改革优化货币政策调控,改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

面对各种不确定的挑战,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金融最重要的重点是深化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着力于金融体系的结构调整和优化,优化融资结构、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和产品体系,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优质、更高效的金融服务。

据我所知,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有三个要点。一是从供给方面入手,服务实体经济和民生,提高金融供给能力,提高金融供给效率。

二是从结构入手,重点优化结构,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等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三是从改革入手,用改革的方法促进金融体系结构优化,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在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方面,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开展了大量工作。一是中国人民银行与相关部门在现行法律监管和会计准则框架下探索了一套可行的模式,加快可持续银行债券的发行,增强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可持续能力。

同时,中国人民银行还创建了央行工具互换工具CBS,并将合格的银行可持续债券纳入央行货币政策操作的抵押品范围,为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提供流动性支持。

今年1月,在第一家单一银行可持续债务成功发行后,中国人民银行启动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业务,在提高市场预期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注意到一些银行的可持续债务最近得到批准,许多其他银行也相继宣布了发行可持续债务的计划。本行资本补充工作有序推进。

二是建立三个障碍两个优势的政策框架。今年5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对以地方和服务县为重点的农村商业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并建立了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这是通过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有利于处理总量与结构的关系,增强为县域中小银行服务的资本实力,为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服务,同时使法定准备金率制度更加透明和简单。

三是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汇率市场机制,充分发挥利率和汇率作为资本要素内外价格的作用,处理好内外平衡,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中央银行政策利率体系,促进利率两个轨道的逐步融合, 稳步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充分发挥汇率在调整国际收支和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中的作用,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平等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总体而言,我们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根本要求,在优化货币政策调控、防范和化解风险、促进经济优质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们也取得了积极成果。今年以来,M2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率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基本匹配。总的来说,强度合适,松紧适度。适度的货币增长支持了高质量的经济发展。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对实体经济,特别是私营和小型微型企业的财政支持得到了显著加强。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已经取得进展,并将继续得到推动。

目前,世界经济形势复杂,外部经济环境不确定。从国内来看,随着供应方面结构改革的深化,整体经济运行稳定,韧性继续增强。新旧动能的转化加快了。宏观杠杆率保持稳定,金融风险趋于趋同。然而,也存在一些结构和体制问题。经济的内生增长势头需要进一步加强。

面对这些内外挑战,货币政策对策空是充分的,货币政策工具箱是丰富的。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的变化及时调整和微调,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运用和创新中国特色的货币政策工具箱,疏通政策传导机制,加强落实支撑实体经济和稳定的要求,不断深化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有效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进稳健货币政策,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发挥资本市场功能,形成三重良性循环,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