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心目中的好船长是什么样的?

一篇配套文章,请点击查看:→真诚密切合作,共同确保引航安全——引航员心目中的杰出船长上海港引航站李良,根据航运企业近年来对船舶安全事故的统计分析,大部分事故发生在香港,引航员带领船舶时发生的事故占总事故的80%以上。

尽管这些数据是真实的,但很容易让人误解。飞行员似乎在降低航运公司的安全指标。

事实上,根据国内引航机构的统计,相对于港口的引航船舶总数,引航事故的概率极低。

以上述港口的引航站为例,近年来引航员事故率不超过2/10000,引航员在确保港口船舶安全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可以看出,不同的分析角度会导致完全不同的结论。

当局是个谜,但旁观者很清楚。

船长和引航员作为共同保证船舶港口航行安全的合作主体,也需要改变自己的角度,换位思考,相互回避,相互鼓励,共同提高。

本文从飞行员的角度出发,结合实践,论述了一个好的机长应该具备的能力和素质,以及有效提升飞行员安全的途径。

1.船长的职责和法律地位作为船舶的长度,船长是负责驾驶和管理船舶的主要负责人,也是船舶的灵魂。

《海员标准公约》规定,虽然引航员有其职责和义务,但引航并不解除船长或值班引航员对船舶安全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规定,船长负责船舶的航行,是控制船舶航行的最高指挥官,对船舶的安全负全部责任。

可以看出,国际公约和中国法律都规定了船长和引航员在引航中的职责,并明确规定船长对航行安全负有绝对责任。

由于强制引航制度或引航员维护国家主权的责任,有些船长可能会对提醒或纠正引航员的行为有所顾忌,即当船舶处于危险中时,他们不敢大胆及时地指出,但事实上他们不需要这样做。

登船引航员为船东提供专业引航技术服务,以更好地保证船舶港口的航行安全。

目前,中国对所有外国船舶实行强制引航制度,这不仅是为了保证港口和船舶的安全,而且具有维护国家主权的象征意义。然而,作者认为,具体引航只是一种特殊的技术服务,而不是一种行政行为。

强制引航主要体现在国家关于引航权的法律制度中,而不是具体的引航服务行为中。

因此,机长应积极监督、协助和提醒飞行员合作。当一艘船进入危险时,它不应该有任何担心,而是应该及时提问,纠正飞行员的错误指令,甚至终止飞行员的行为。

另一方面,引航员有权监督船长:当船舶污染环境、危及港口安全或不遵守港口规章时,引航员有权制止并及时向主管机关报告。

2.船长的能力和素质取决于船上人员的综合能力和素质,尤其是船长。

当一艘船由一名飞行员带领进出港口时,船长应具备以下能力和素质。

(1)优秀的专业素质。

在实际引航工作中,经常发现有些船长有过分依赖引航员的习惯,甚至把船的安全完全交给引航员。

这与船长糟糕的职业素质有关。

导航是一门非常实用的学科。船长必须具备一定的船舶操纵和处理紧急事件的技能。在港口航行必须具备自我引导和自力更生的能力。否则,船舶操纵可能成为飞行员的“一个词”,从而失去安全保障。

(2)责任心强,安全感强。

船长是船只安全的主要负责人。他不应该仅仅因为飞行员在船上就放松或降低他的要求(和许多船长一样)。然而,他应该始终专注于在港口航行,随时观察飞行员的专业水平和工作态度,并积极与他沟通,询问他的控制意图。

船长应该树立强烈的责任感。

责任感实际上是对自己职业和职责的认同,是一种自我认同。没有责任感,任何工作态度都毫无意义。

船长应以船舶安全为前提和目的,准确判断和评估驾驶员的操作思路和船舶的运动情况,随时准备协助驾驶员牢牢把握自己手中的船舶安全。

(3)良好的信息交流和沟通协调能力。

船长和引航员之间有许多交换信息的方式,例如给引航员提供船舶通行证和引航证。

上海港引航员站有船长/引航员信息交换卡,这已成为安全管理系统要求的程序性行动。

这只能说明机长和飞行员需要信息交流,但这是不够的,因为纸上的信息交流是程序性的、有限的,不含感情色彩。

良好的语言沟通和和谐的技能是船长与飞行员沟通的基本技能。即使是几句简单的话也能缩小与飞行员的情感距离。

此外,应根据情况评估沟通时机,在合理、有利、克制的前提下及时沟通——及时询问驾驶员的转向意图,在船舶处于危险状态时及时提醒,有序协调船上各部门与驾驶员之间的合作,有效汇集桥梁团队力量,共同确保船舶进出港口的安全。

当然,要做好这些,更高水平的英语是先决条件。

(4)良好的心理素质。

心理素质是影响船长决策的一个无形而重要的因素。

不健康的心理往往是诱发船舶事故或加重事故、增加损失的重要原因。

船只从浩瀚的大海航行到港口拥挤的水域。面对复杂多变的航海形势,一些船长会感到不安。即使船上有飞行员,他们也会不断询问周围每艘船的动态,当有轻微危险时也会坐立不安。

这反映了他糟糕的心理素质。

船长的心理素质不仅与船舶安全密切相关,而且影响船员的感情和情绪。

为此,船长应该主动学习一些心理学知识或参加这方面的一些训练,以提高心理承受力。

3.有效促进引航安全的途径引航员在引航过程中,船长应与引航员充分沟通和密切配合,并对其行为进行有效的检查和监督。

为了充分保证引航的安全,船长应特别注意以下几个方面:(1)明确船长的位置,牢记当引航员领导安全职责时,有些船长不清楚自己与引航员的法律地位,因此他们有完全依赖引航员的心态或认为引航员在船上可以放松的想法, 认为引航员熟悉当地航道和水文条件,经常引航,不会有大问题,放松了对引航员的监督; 虽然有些船长知道,船长在船上的引导并不能减轻船长和船长的安全责任,但由于船长仁慈的态度,他们并不重视自己的想法,也没有及时提醒他们一些错误的操作。

这些显然是不可取的。

在“桥梁资源管理”的过程中有三个真理:海洋是危险的,人们会犯错误,我们不能改变自然规律。

这三个字应该给每个人一个警告:船只的安全岌岌可危。

特别是在风险较高的港口引航水域,船长应始终将船舶置于高风险系统中进行决策和行动。只有尊重安全和牢记责任,我们才能远离危险。

(2)引航员登船/离船时应注意安全引航员梯。这是飞行员生活的阶梯。

飞行员阶梯的质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飞行员的情绪。如果引航员梯子旧了,侧绳严重磨损,一些踏板损坏等。,而且生命安全无法保证,飞行员的心情会很糟糕。登船后,他对船长做的第一件事可能是发泄他的不满和责备。

这种充分的信息交流和良好的合作是不可能的。带着负面情绪工作也对船只航行安全极为有害。

作为一名飞行员,我相信船长为飞行员提供安全可靠的引航员梯是对飞行员最大的尊重。

因此,船长应特别注意对引航员登船/离船装置的检查和维护,控制船舶的位置和速度,做好引航员登船/离船时的顺风工作,以确保引航员的人身安全。

(3)加强桥梁团队的密切合作。在引航员引领船舶的过程中,需要舰桥团队的密切配合。

船长应该知道飞行员的眼睛仅仅看着桥是不够的。

为此,我们应该提醒桥梁成员增强责任感,履行各自的职责。我们不应该仅仅因为飞行员在飞机上就降低他们的警惕性。必要时,还应增加桥上了望人员和船头准备锚的人员,充分发挥团队精神,运用集体智慧和力量减少失误,确保引航安全。

当然,飞行员也应该有很强的团队合作意识,并积极融入被引导船只的飞行员团队。

(4)船长视驾驶员为忠诚的参谋和得力助手,应向驾驶员提供一些船舶转向的关键信息,特别是一些导航缺陷和控制限制,如主机最大连续启动次数、倒车反应时间和船舶偏转效果、CPP船舶零位角的向前或向后收缩等。我相信飞行员在狭窄水道和码头上有丰富的航行经验,并在引航计划上积极与飞行员沟通。同时,机组人员必须努力工作,尊重并执行飞行员发出的指令。

船长应把引航员视为忠诚的参谋和得力助手,优势互补,共同确保船舶航行和靠离泊的安全。

(5)对港口船舶航行安全的有效监督和提醒离不开有效监督和提醒。

引航员上船引航后,船长应在舰桥值班,积极与引航员沟通,观察引航员的专业水平、性格和态度,善于询问引航员的操纵意图。

当飞行员被发现是一个脾气暴躁的枪手时,这种监督和提醒就更有必要了。

例如,当飞行员打算超车时,他应该问有多少水深,是否会有更多的船只相遇。他还应该告诉飞行员船只增加/减少汽车的速度以及下沉的速度。当接近码头时,一旦发现船以某一速度移动,船长将提醒驾驶员船比多少节快,侧推进器不工作的节数,等等。

每一次事故都有一连串的错误,人为因素占大多数。

飞行员的人为错误链接只能由机长识别。

因此,引航的安全离不开船长的有效监督和提醒。

(6)敢于问引航员除了正常的监督和提醒外,当船舶进入危险状态时,船长应该敢于问引航员问题。

当然,这也对船长提出了更高的业务要求,即具备一定的船舶操纵技能、自我导向能力和应急处理水平,能够对船舶的危险情况做出预测性判断,及时准确地意识到将要犯的错误。

因此,船长应特别注意提高其港口的船舶操纵技能。

(七)长期在特定港口水域共同面临恶劣天气危险的飞行员,基本适应港口正常航行环境和水文气象带来的压力。然而,当他们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如能见度低、强对流天气、强风和暴雨等恶劣天气)时,他们可能会承受巨大的心灵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船长需要密切合作。

恶劣天气下的安全是一种运气,但运气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到来。

船长应该保持警惕,不要冒任何恶劣天气的风险。相反,他应该积极配合飞行员采取各种安全预控措施,共同面对风险。

总之,船长和引航员是两个不同的岗位,但他们有着相同的职责,即共同确保船舶港口的航行安全。

当飞行员登上船时,他和船长组成了一个安全团体。

只要我们正确处理彼此之间的关系,理解和尊重彼此,诚实接受彼此的提醒和监督,相互学习长处,真诚合作,共同实施安全措施,我们就能齐心协力确保引航安全。

发表评论